Wing-

自己叨逼叨

其实我还行,也没有想死那么严重,也谈不上绝望。依旧对未来抱有希望,哪怕现在看不到光,也还有想去的远方,虽然现在没有方向。想的太多,说不出口,情绪太满,反而宣泄不出来。

我希望自己可以是小太阳,我希望我身边可以有小太阳。大家都很难,很不容易,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小太阳。

这种感觉像什么呢。有点像溺水,喘不过气。有点像得了某种呼吸道疾病,胸腔里面被堵着。可能也有点像失恋吧,虽然我没有失过恋,但我暗恋过呀。就有点像那种感觉,心里面会一抽一紧的泛疼。就好像,我今天想着,我一定可以走出来的,最终都会过去。这个过去了,那么下一个呢?下个过去了,再下一个呢?其实是没有尽头的吧。这么一想,就很悲观了。那么我到底要什么呢?我希望什么呢?所有人都对我说你考虑考虑,所有人都对我说你考虑清楚再做决定。我考虑什么呢?我怎么考虑呢?我考虑成怎样的算清楚的?事实证明这条路可以走就算考虑清楚了,事实证明我这条路走不通就是没考虑清楚吗?我去哪儿呢?

大概所有的矛盾之处就在于此,一边绝望一边希望,心比天高命比纸薄,在阴沟里仰望星空的人是不是其实比在阴沟看着脚下的人更绝望?

其实我希望明天永远不要来

Mathilda: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, or is it just when you're a kid? 
Léon: Always like this.

分享John Lennon/Paul McCartney/It's a Cover Up的单曲《Hey Jude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85070728/?userid=329794710 (@网易云音乐)

致橡树(舒婷)

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

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

也不止像泉源,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;

也不止像险峰,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

甚至日光,甚至春雨。

不,这些都还不够!

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根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

每一阵风过,我们都互相致意,

但没有人,听懂我们的言语。

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像刀,像剑,也像戟;

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

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
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
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。

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坚贞就在这里:

爱——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
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。


http://blog.sina.cn/dpool/blog/s/blog_6465c7280102ype9.html?ref=weibocard&from=1091193010&wm=3333_2001&weiboauthoruid=1684391720

@灵敏电流计-:“言论自由与和而不同才能催生平等且有价值的辩论,学术才可走向繁荣。可集权和管制的观念难以容让异于主流的声音,就连本应独立于政治的学术都饱受政治宣传侵扰,祸国殃民的马工程即是例证。和而不同这一常识性的理念成为奢谈,个体何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,学术又怎么摆脱落后”

想把自己装在套子里做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:)




想一个人就这样在家丧到死 最好永远都不要出门见人

最近太闲了太闲了太闲了 真的不能这样了真的必须看书学习了🤦‍♀️🤦‍♀️🤦‍♀️

面对法庭盤问:“什么是不敢说出名字的爱?”王尔德回答:“不敢说出名字的爱,在本世纪,是年长男性对年轻男性的伟大的爱,如同大卫和乔纳森之间的,如同柏拉图为他的哲学而做的根本,如同你在米开朗基罗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找到的。正是那般深深的心灵的爱才如完美一般纯净。它支配并渗透了伟大的艺术,比如米开朗基罗和莎士比亚的,以及我的那两封信。这爱在本世纪被误解了,以至於它可能被描述成"不敢说出名字的爱",并且由于这个误解,我现在站在了这里。这爱是美丽的,是精致的,是最高贵的爱的形式,它没有一丝一毫不自然,它是智慧的,并循环地存在於年长男性与年轻男性之间,只要年长者有智慧,而年轻者看到了他生命中全部的快乐,希望以及魅力。以至於这爱本该如此,而这个世界却不能理解,这个世界嘲笑它,有时竟然让这爱中之人成为众人的笑柄。”

“友情里最让人唏嘘的时刻是,一开始我把你当成值得深交的人,后来因为某些事对你有些微的失望,于是不断说服自己人与人之间本该如此淡薄。又把你放回到一个普通朋友的位置,与你维持着表面的和平。这一系列的心理变化过程,你连半分都不知。”

试图理解别人的想法和试图让别人理解自己的想法简直一样愚蠢🙃